17K小說網 > 玄幻小說 > 魔神修行錄 > 第三一六章 八極乾元丹
    豹子王見楊縱橫一臉茫然,不禁兩眼冒火道:“你既然得到了大衍天魔的神器,想必你就是大衍天魔的傳人,我們十二神王的封印就由你來解除?!?br/>
    說著也不再管鬣牙,帶著楊縱橫向空張飛去。

    鬣牙看了眼躺在地上的金毛大王,不禁后退幾步,剛要轉身,只聽轟隆一聲。

    金毛已經躍起落在他的前面。

    鬣牙一愣,接著噗通一聲跪在地上哀嚎道:“金毛大哥,我錯了,你大人不記小人過,放我一條豬命吧?!?br/>
    金毛吼吼兩聲,一拳打在鬣牙的豬頭上,鬣牙立刻便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曹尼瑪,金毛,你別給臉不要臉?!?br/>
    嘭

    鬣牙被一腳踢飛狠狠將身后的幾棵參天大樹直接撞斷。

    “大哥,大哥,別再打了,我服了,行不行?”

    金毛卻根本不理會鬣牙,仍舊對他拳打腳踢,鬣牙身子像皮球一般在樹林山石間飛上落下,左沖右撞。

    最后整個豬頭已經變了形,像是一個凹凸不平長了毛的大石頭。

    “別…別打了,我…我錯了,我以后都聽你的,你就是我老大?!摈嘌姥傺僖幌⒌卣f道。

    金毛聽到這句話,才停住要揮出去的拳頭。

    鬣牙這才松了一口氣,咧嘴吐著舌頭靠在一塊大石頭慶幸自己撿回一條小命。

    此時的楊縱橫被豹子王抓著后背正往定周山高出飛去,幾乎都要穿過云層飛到山頂,豹子王才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難道那封印十二護法,不對,是十二神王的地方就在這里?

    楊縱橫不禁有些慶幸,幸虧沒有從山底地毯式搜索,不然等找到這山洞,都不知道猴年馬月了。

    楊縱橫環視下四周,只見山壁陡峭,樹木參天,并沒有發現山洞的跡象。

    只見豹子王走到一座十來米的小山丘旁邊,用力一推,那小山丘竟然向旁邊移動一尺左右。

    楊縱橫不禁目瞪口呆,這時候他突然還有些感激豹子王,要不是他帶自己來,估計他即便是找到這里,也未必能發現這里有個山洞。

    接著豹子王對他招呼一下,楊縱橫只好跟著走了進去,那通道不比洞口寬出多少,只能容許他們側身經過。

    十二神王就被封印在這里?未免有點小了點吧。

    隨著逐漸深入,洞內也越來越寬,逐漸允許他們正常行走,很快又幾乎和一間房子那么大,看來這地方有點像家鄉的海神洞啊,呈喇叭形狀的。

    洞內的溫度也不斷的變低,楊縱橫不得的不用法力來抵抗寒冷。

    最終兩人來到空曠的山洞底部,那里結著一層厚厚的冰凌,猶如一座水晶宮殿,中間有十二座冰雕。

    看上去的都是人身,但是頭部卻奇形怪狀,龍虎狼豹,雞狗蛇猴,羊馬鹿蛇。

    楊縱橫在那些冰雕面前走了一圈,最后站在那個豹子面前,看了眼豹子的冰雕,有看了眼跟前的豹子王。

    兩者竟然一模一樣。

    豹子王似乎也知道楊縱橫想問什么,于是便說道:“沒錯,這雕像就是我,我不過是是逃出來的一縷元神?!?br/>
    楊縱橫有些咂舌,一縷元神就這么厲害,那這些真身那還不翻了天?

    如果是大衍天魔的護法,楊縱橫估計能跳起來,但很明顯不是,豹子王的眼神幾乎都能把自己大卸八塊,別說自己沒有辦法幫他們解除封印,就算能,他也得掂量掂量自己能不能搞定這十二尊大神。

    “還愣著干什么?趕緊幫我們解封?!北油跤行┎荒蜔┝?。

    話說這些大神是不是都有健忘癥,自己都說過好幾遍他沒這個本事,還非得逼著自己幫他們解封,這不是趕鴨子上架嘛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也知道我不過是低配版的大衍天魔,哪有幫你們解封的本事啊?!睏羁v橫委屈巴巴地說道。

    豹子瞪著有些渙散地眼神道:“我不管,我們等了一千多年才有這么一線希望,如果你幫我們解不了封就只能呆在這里陪我們了,什么時候解封,什么時候放你走?!?br/>
    聽到這句話,楊縱橫心里一緊,心一橫說道:“豹哥,我也給你說實話,我是被人騙來的,有一個人說這類封印著大衍天魔的事十二護法,能幫我抵抗修行者,所以我才來的,現在大神國危在旦夕,我沒有時間幫你,但我可以答應你,只要我們打敗修行者,就立刻來定周山幫你們解除封印,行不行?”

    豹子王看了眼楊縱橫道:“你認為我會信你嗎?”

    “譚慈,你認不認識?”

    “玄武真君的那條狗?”

    楊縱橫一愣,狗不狗的不重要,主要是豹子王竟然還認識譚慈,那就好辦了,忙說道:“就是他騙我說你們都是大衍天魔的十二護法,還有,修行者你認識嗎?”

    豹子王搖搖頭。

    楊縱橫眼珠一轉道:“你們不認識?那他為什么要罵你們呢?”

    果然豹子王眉頭一皺道:“罵我們?”

    “對啊,他說等他滅了神國,便會到定周山將那里的幾個鬼王全都打出原型,關到后花園做寵物,天天給他們吃屎喝尿,當時我還以為你們有什么過節呢?”

    豹子王無神的眼睛竟然開始有些火氣道:“我們從未聽說過什么修行者,他為什么要這么羞辱我等?!?br/>
    看來這些大神頭腦都比較簡單,就像一個炮仗,一點就響。

    但就算激怒豹子王估計也沒用,十二神王解封不了,就憑他一縷元神,估計也難對付修行者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說,還是趕緊離開這里,回神都才是正理,在那邊他去求求藥王和地藏或者想辦法聯系下太白,也比在這里瞎耗時間來的強。

    楊縱橫偷偷地便要向洞口走去。

    豹子王突然轉向洞口,楊縱橫忙站住心虛道:“我有點內急,想去洞外解決下?!?br/>
    “出來吧,既然都來了,何必鬼鬼祟祟?!?br/>
    楊縱橫聽豹子王來這一句,有些云里霧里,剛要說話,只聽洞外一人笑道:“豹兄,還是那么豪爽?!?br/>
    楊縱橫轉頭一看,只見譚慈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見到譚慈,楊縱橫一下子就怒了,正要找你呢,沒想到你竟然自己送上門來了。

    “老頭,我和你無冤無仇,你為什么騙我?”楊縱橫沒好氣道。

    譚慈瞪了楊縱橫一眼,轉頭對豹子王笑道:“千年不見,豹兄風采依然啊?!?br/>
    豹子王冷笑一下道:“譚慈,你不過是真武座下一條狗,有資格跟我談兄論弟嗎?”

    譚慈也不生氣,走到那個狗頭人身的冰雕前說道:“豹兄,你這么說狗哥如果聽到會不高興哦?!?br/>
    “少廢話,你到底來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豹兄,我可是來幫你們解除封印的,你就不能態度好點?”

    聽到這句話,豹子王這才看向譚慈道:“你有辦法?”

    譚慈指了指楊縱橫道:“不久是他嘍?”

    豹子王冷笑一聲道:“他的實力我已經摸清了,只是靠著幾件神器支撐著,自己本身的修為連大衍天魔的邊都摸不到?!?br/>
    譚慈笑道:“豹兄,這你就不懂了,雖然他修為不行,但他身上確實貨真價實的大衍天魔法身,也就是說其實他實力是有的,只不過沒有被激發出來而已?!?br/>
    豹子王道:“那你打算怎么辦?”

    “很簡單,幫他激發出來就行了啊?!?br/>
    “你有辦法?”

    譚慈湊在豹子王耳邊說了幾句什么,豹子王臉色一變道:“譚慈,你還在打我們兄弟把八極乾元丹的主意?”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為我自己,我是為你們著想,就算你們有這么枚寶物,但你們都冰凍著,有什么用,再說了,你們不過三顆,可是你們有十二個人,到時候怎么分?難道為了這丹藥還要破壞你們身后的兄弟情義嗎?再說了,都到這時候了,總得下點本錢,難道你們難道要繼續被冰封一千年?一千年啊,能煉很多丹了?!?br/>
    豹子王臉色明顯變得緩和了,他雖然不喜歡譚慈,但譚慈的話卻說的不錯,如果這么一直冰凍者,不知什么時候是個頭,就算有天地之寶怎么樣?

    “唉”豹子王嘆一口氣道:“也罷,治安要歐能將我等解封,這三枚丹藥就便宜這小子了?!?br/>
    說著,豹子王飛到水晶宮殿深處。

    楊縱橫見豹子王離開,轉身便向洞口奔去,卻被譚慈一把拉住道:“你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我還能去哪里,當然是回神都?!?br/>
    譚慈氣極反笑道:“老子都幫你走到這一步了你說你要離開?”

    “幫我?你幫我什么了?騙我還差不多,什么大衍天魔衷心的護法,他們是大衍天魔千年的仇人,好不好,我差點被他弄死,我還是趕緊離開,就算死我也要死在神都門口?!?br/>
    譚慈靜靜聽完,斜眼看了眼楊縱橫道:“說完了?”

    “說完了?!?br/>
    譚慈道:“我不說他們是大衍天魔的護法你會來嗎?你不來,豹子王怎么會知道你身上有大衍天魔法身,怎么會肯將自己苦練千年的八極乾元丹拿出來?你是不是傻?就你這腦子,真不知道大衍天魔看上你哪里了?!?br/>
    楊縱橫臉上仍然有些猶豫道:“那丹藥能幫我打過修行者?”

    譚慈語氣也有些緩和道:“說不定到時候都不用你動手?!?br/>
    這話是真沒意思,楊縱橫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剛要發問,但豹子王已經受理拿著一個冰盒向他們飛來。

http://www.fflui.cn/13_13703/8917966.html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http://www.fflui.cn
17K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http://m.cdyzzx.com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

大胸美女图片_中国人妻与黑人在线播放_人与动人物A级毛片中文 ,_2020年最新CL地址入口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